问傀

QQ:1477963199 欢迎扩列
微博:问傀才不咕,是产粮用的小号~

16:00
上一棒:@ 罗伯孙-精分的无情情
下一棒:@鸢曦


这个月忙炸了,又没规划好时间,完整画完的明天放

和产粮相关的碎碎念

  首先很感谢大家一直记得我这个超级大鸽子!

  其次是文我一直都有在写,只是今年工作还没稳定又遇到了瓶颈期。

  当然也有一部分的原因是这段时间以及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都在学插画,重心会不在文上。


  但是《终化》我一定会写完的,绝对不会鸽掉!

  

下面是看到粮的方式👇👇👇

微博:问傀才不咕  

            产粮专用的账号,文跟画都在这里

文澜:uid:628372需要先订阅作者

            wid:4203214


耗时不知道多少天…算是第一次画板绘+上色,画得粗糙了点,不过我很满足了(有参考图2的模板)

【基迪】狼月

基迪2022情人节活动2022.02.14    17:00

上一棒:@坂田琳时

下一棒:@狐泽





算是IF线,可能会有后续吧......

--------------------------------------------------------------------------------------------------------------------------------------------------------

       入夜。

  巨大的水银色月亮高悬于正东的天空,娟然如洗的清晖将本应陷入深眠的古堡照耀得如同白昼一般。

  每当基里艾洛德二代回想起那一天,那轮圆月都是挥之不去的存在。

  

  那是十五望月过后的第一天,月相将会由此进入下一刻月亏。

  似乎,地球上的人类常以月相的阴晴圆缺来喻比人事的悲欢离合。

  那么这一轮月相的变化又将会意味着什么呢?

  

  基里艾洛德二代的担忧来源于迪迦奥特曼。

  是的,你没有听错,就是那位伟大的光之巨人。

  这算是众多时间线里的一个,在这个世间线里人类选择了基里艾洛德神,迪迦也接受了事实。

  和三千万年前相似的结局,可唯一不同的是基里艾洛德二代的出现。

  有时候,命运就是这么的玄奥。

  

      “基利!”

  打断基里艾洛德二代思绪的是迪迦的声音。

  他转过身,迪迦紫红相间的身影出现在他的身后。

  温和笑着的光之巨人,将那份本就具有压倒性的美貌发挥到淋漓尽致。

  月光也仿佛被他吸引力一般,如同透明纱衣般披在他的身上,朦胧中带着几分神圣。

  神圣得让人想要亵渎。

  

      “真是美丽!”

  基里艾洛德二代由衷地称赞。

      “月光吗?”

      “不,是你。我的光之巨人阁下。”

  

  在迪迦稍纵即逝的惊讶神色中,基里艾洛德二代离开窗台来到他身边。

      “嘘,月色这么美的夜晚,如果不做点特别的事可就浪费了......”

      “......”

  

  月光是会令人发狂的。

  正因如此才会存在狼人。

  然而那些会在乌头草盛开的月圆之夜嚎叫的狼人,平日里何尝不是心地纯洁,不忘在夜间祈祷的人。

  每当想起这一晚所发生的事,迪迦有时也怀疑是不是月光令自己发了疯。

  

       “基利......”

       从迪迦薄薄的唇间唤出对方的名字。

       他被紧搂着仰面躺在床上,本来覆盖遮挡着胸膛的胸甲被放置在床边的床头柜上。他注视着自己的胸甲,不知为何突然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什么事,迪迦?”

  察觉到他热切的目光,迪迦一时语噻,于是翻了个身搪塞到:

       “没事,不重要。”

       “到底什么事?”

  基里艾洛德二代追问到,同时更加用力地抱紧对方。

      “总觉得自己好像疯了。”迪迦好像在回避一样轻轻地弓起后背,将手臂环绕在胸前。“从放弃拯救人类以后。”

      “对于你来说放弃人类那是必然的,他们自己做出的选择,跟你毫无关系。”

  基里艾洛德二代将头埋在迪迦宽阔的肩上,呼出的气体接触到耳后令迪迦轻微地颤抖了一下。

      “至于其他事......有时候疯一次也不错。更何况我们已经到了这个地步。”

  感受到对方的颤抖,他仿佛想要安抚一般温柔地在迪迦的身侧摩挲着。

      “......”

  迪迦没有作答,他有些心不在焉。

  如果真的能就这样下去也不错,这样的想法有好几次都在他的脑海里一扇而过。虽然有些疯狂,但此时此刻两人的状态早已没有了所谓理性的立足之地。

  更何况理性又是谁来界定的呢?难道是端坐在奥林匹斯山上看戏的神吗?

  然而神除了创造原罪之外,又何时给予过自己的信徒救赎。 


虽然不会画画但是还是尝试了

作为不会画画选手的第一次涂鸦~